您可以输入30
您所在的位置:
美联储年内第二次加息 中国央行为何“按兵不动”
 

  受益于美国经济数据持续保持强劲,北京时间6月14日凌晨美联储宣布加息25个基点至1.75%-2%,符合市场预期。至此,美国迎来年内第二次加息。

  2018年以来,美国经济持续扩张,5月份失业率创近50年以来新低,通胀数据则攀升至6年来高位,经济数据有力地支撑了美联储加息进程。尽管当前美欧贸易摩擦仍未止歇,土耳其、巴西等国汇率剧烈波动以及意大利等国政局动荡,但美联储继续收紧货币政策,显示其对本国和全球经济仍保持信心。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曾强调:美国经济处于历史最强劲时期。

  近几个月来,美元走势持续强劲使得部分新兴国家的货币遭到大幅抛售,数家新兴国家的央行已采取加息行动以跟进美联储加息,进而避免本国货币大幅贬值。如,阿根廷央行于4月底开始连续加息3次,将贷款利率推升至逾40%,以阻止阿根廷比索的猛烈跌势;印尼央行5月份连续加息两次;印度央行时隔四年多后于6月份宣布加息25个基点,为2014年1月份以来首次上调;土耳其央行一次性加息300基点,以阻止里拉大幅贬值;墨西哥、菲律宾央行也都已加息。此外,欧央行本月货币政策会议也开始探讨退出量化宽松(QE),加息或已不远。

  当全球似乎都在收紧货币政策的时候,我国该如何相机抉择呢?6月14日上午,不同于上一次3月份美联储加息时上调公开市场利率5个基点,此次我国央行选择“按兵不动”,维持当日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不变。自2016年以来,除了2017年6月份美联储加息和本次,我国央行未跟进以外,历次美联储上调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后,央行通过上调公开市场操作(OMO)、中期借贷便利(MLF)等利率加以跟进。我国加息与否以及如何加息需要权衡考虑国内外各因素,尤其是当前国内宏观经济的运行态势。

  从国内经济基本面看,首先,国内经济基本面并不支持货币政策全方位收紧。当前国内宏观经济仍面临一定下行压力,刚刚公布的5月份经济数据显示,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不减,投资增速创2000年以来新低,消费稳中趋降,出口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存在不确定性;“扩内需”也需要相对稳健偏松的货币政策环境。其次,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是今年经济金融工作的重要内容,客观上制约货币政策收紧;加之当前信用债违约事件频发,5月份新增社融规模腰斩亦显示企业整体融资环境偏紧,为对冲当前偏紧的信用环境仍需要流动性保持合理增长。再者,物价涨势温和可控,通胀压力不大,上调基准利率的必要性不大。5月份消费价格指数(CPI)同比上涨1.8%,仍在“2”以下,生产价格指数(PPI)同比上涨4.1%,远远小于去年同期。此外,国内较高的债务率也不支持上调基准利率。而从汇率层面看,在美元指数持续走高和美债利率上行的背景下,中国同多数新兴国家一样,亦存在引导货币市场利率走高的需要,以避免国内资金流出,管控人民币贬值预期进一步升温。自3月底至今(6月13日),人民币对美元的在岸汇率已经累计贬值约2%左右,而同期美元指数累计上涨了约4.3%。

  因此,综合来看,在当前国内宏观经济运行态势整体不支持加息的情况下,此次我国央行选择了“按兵不动”,并于14日当日净投放700亿元,以满足当前经济金融环境对流动性“量”的合理需求。此外,央行和财政部将于6月15日招标1000亿元国库现金定存,利好市场资金面。由于此前市场普遍预期央行会跟进“加息”,此次利率调整意外搁浅利好资本市场,我国股市、债市在央行宣布维持公开市场操作后有所升温。

  当然,临近年中,流动性面临惯性趋紧,加之6月份将迎宏观审慎评估(MPA)考核,后期仍存在央行择机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置换MLF进行流动性投放的可能。但在结构性去杠杆以及严监管、稳货币的框架下,央行对流动性的态度总体是“稳健”的。在具体货币投放方面,一方面结构性调控功能将进一步提升,在降准和公开市场操作上注重差别化,更加强调对中小微企业、“三农”、绿色等领域的支持力度,增强对实体经济的服务能力;另一方面将更具对冲性,充分考虑对季节性、时点性等因素的影响,通过“削峰填谷”达到对冲效果。

  美元周期来袭 新兴市场打响“货币保卫战”

  美国市场恢复常态的同时,全球市场却频出状况。特别是部分新兴市场,呈现出债股汇“三杀”的混乱局面。近一段时期以来,南美的巴西、阿根廷,亚洲的印度、印尼,非洲的南非,再加上土耳其,多个国家都在经历“货币保卫战”。与此同时,我国货币政策则显示出更多独立性特征。

  北京时间14日凌晨,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25个基点到1.75%至2%的水平。这是美联储今年以来第二次按下加息按钮,符合市场普遍预期;也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,联邦基金利率首次重新回到2%的整数关口。

  市场预计,美联储年内还将继续加息2次。美国经济的基本面趋势向好,决定了美联储加息缩表按照常态节奏进行。

  美国市场恢复常态的同时,全球市场却频出状况。特别是部分新兴市场,呈现出债股汇“三杀”的混乱局面。

  近一段时期以来,南美的巴西、阿根廷,亚洲的印度、印尼,非洲的南非,再加上土耳其,多个国家都在经历“货币保卫战”。大幅加息维持汇率稳定并抑制资本外流,成为这些国家的标准动作。

  但在市场风险信号驱使下,新兴经济体加息效果并不明显,反而可能推升本国的通胀,使加息难以持续。由此,不同国家也开始采取差异化的救市措施。
  比如土耳其近期采取国家干预的方式,力图解决债股汇三市困局。阿根廷则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求救,但从IMF提供500亿美元的情况来看,效果并不好。

  对印度而言,虽然第一季度经济增速升至7.7%,但也遭遇了莫迪“废钞”以来最大的尴尬。截至今年4月底,印度净流出2.44亿美元,改变了2017年净流入307.8亿美元的局面。受此影响,印度货币卢比严重贬值,年内累计下跌近5%。印度10年期公债收益率也冲高至7.83%。此外,国际原油价格进入振荡期,据野村控股分析师估计,油价每上涨10美元,可能使印度经常性账户余额及财政收支在GDP的占比分别恶化0.4%、0.1%,这恐将导致该国经济增长率减少15个基点。

  正因为如此,印度央行行长开始呼吁美联储放慢加息缩表进程。但实事求是地说,印度等新兴市场债股汇三市乱象,不会对美联储加息缩表进程带来倒逼性影响。

  一方面,美国市场的基本面很好,薪资水平、失业率等核心指标让美联储能够维持相对较快的加息缩表节奏。

  另一方面,耶伦时代关切的通胀率2%能够长期“维稳”——既能维持美联储加息常态化的水平,又不至于推升美国的通胀水平。

  当前的现实是,只要美国能够长期维持2%的“健康”通胀率,美联储加息对外部因素的关切就会大幅降低。包括印度、巴西等新兴市场的货币贬值、资本外流等,不会影响美联储的加息进程。这也表明,近期出现股市、债市乱象的新兴经济体,在全球资本市场中的影响力还有待提升。

  除了美联储继续加息进程以外,日本央行、欧洲央行也在调整货币政策。虽然中国货币政策维持不变,但是中国擅打货币政策的组合拳,即通过多手段运用的方式,即通过定向降准、MLF、逆回购操作的方式,向中小微和科创、环保企业释放流动性,让实体经济获得更多资金支持,并解决资金过度流向楼市、股市的难题。中国央行的政策方向是,一方面要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,让资金向实体经济倾斜;另一方面又要确保市场面有足够的资金流动性。

  中美欧日四大经济体,货币政策虽然不完全同步,但目前均维持着基本的汇率稳定,因此也会大体上维持全球资本市场的基本稳定。在此情况下,新兴市场的债股汇三市困扰,也只是风险可控的市场涟漪。当然,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市场面基本稳定,也有助于维稳新兴市场。

  不过,鲍威尔时代的美联储也面临很多挑战。

  首先是特朗普单边主义的贸易政策。中美贸易争端的前景目前依然具有不确定性。美国和欧盟、日本、加拿大等经济体的贸易争端,因为特朗普坚持加征钢铝关税,上述经济体将于7月份开始对美展开同等规模、同等额度的贸易报复。

  坚持“美国优先”的特朗普在刚刚闭幕的“七国集团”(G7)峰会上,已经表现出绝不妥协的态度。而且,美国拟将进口汽车的关税提升至25%,果真如此,美国和欧盟、日本、韩国、加拿大等国的贸易摩擦将会扩大化。美国挑起的贸易战,对美国经济和全球市场的影响难以预测,是否影响美联储加息缩表进程也很难评估。

  其次是美国大规模减税和财政政策存在一定的矛盾性,加之特朗普尚未启动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,特朗普时代擘画的美国“再伟大”的经济蓝图能否实现,还有待观察。在此情势下,敏感的美联储会根据市场态势的变化进行货币政策的微调。

  美联储再加息让一些新兴市场变得更紧张更紊乱,但对全球带来的总体市场效应就目前而言还只是微澜不惊。但如果美国继续贸易战,或者新兴市场救市不利,全球市场也可能迎来不确定性的大风暴。

  注:本信息仅代表专家个人观点仅供参考,据此投资风险自负。

(摘自中国证券报•中证网 2018-06-19)
【关闭窗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