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可以输入30
您所在的位置:
“慢跑”二十余年 农夫山泉香港上市
 

  4月底就在港交所披露了招股书的饮料巨头农夫山泉,9月8日在香港交易所正式上市。

  由于疫情,农夫山泉团队没有到香港现场,而是搞了一场“云敲钟”。公司相关负责人透露,公司风格向来低调,创始人钟睒睒原本也没有敲钟计划,公司上下也没安排任何庆祝活动或仪式,“总体来说就四个字:正常上班。”

  与低调的敲钟截然相反,上市当日股价表现十分亮眼,本次发行价21.5港元/股,开盘大涨85.12%。此后股价有所回落,截至当日收盘,农夫山泉股价报收33.1港元/股,总市值达到3703.3亿港元。

  新股认购火爆

  此次低调上市的农夫山泉,却一夜间造就了一批亿万富翁。

  其中,最富的自然是董事长兼创始人钟睒睒,跟着富起来的,便是69名股东。此前证监会披露,核准农夫山泉股东养生堂有限公司等70名股东所持合计45.89亿股境内未上市股份转为境外上市股份,相关股份完成转换后可在香港交易所上市。

  农夫山泉原本预计募资81.5亿港元,却共有70.75万人认购,获1148.3倍认购,冻资6777亿港元,成为港股史上当之无愧的“冻资王”。

  9月7日晚,农夫山泉的暗盘收盘大涨91.86%,股价报收41.25港元/股,总股本为111.88亿股,总市值达到了4615亿港元。

  此前,农夫山泉更是认购火爆,挤爆了券商的服务器,富途证券等多家券商出现无法认购情况:“因当前认购火爆导致订单积压较多,工程师正在紧急疏通订单。”

  卖水的生意,让农夫山泉维持着非常可观的吸金能力。

  2017年至2019年,农夫山泉的收入分别为174.91亿元、204.75亿元和240.21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33.86亿元、36.12亿元和49.54亿元;净利润率分别为19.4%、17.6%及20.6%。2019年,公司主要产品包装饮用水和茶饮料的毛利率分别为60.2%和59.7%。

  生于1954年的浙江诸暨人钟睒睒,1993年创办养生堂有限公司,靠生产养生堂龟鳖丸为人熟知。在随后多年的经商生涯中,他先后创立或收购了多家子公司,使养生堂的产业横跨保健品、生物制药、饮料、食品四大领域。

  1996年,钟睒睒在杭州建立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,这也是农夫山泉的前身。2001年6月,公司改制成为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。

  早年间,钟睒睒做过浙江日报记者、种过蘑菇、搞过保健品、卖过饮料。天眼查显示,钟睒睒的商业版图涉及116家公司,横跨食品饮料、保健品、化妆品、精制茶、餐饮、果品等行业。

  布局国内十大天然水源

  2000年,农夫山泉宣布全面停止生产纯净水,全部改为生产天然水。这意味着,农夫山泉从此只能选择在深山老林里寻找水源,并在周围建设工厂。当年不少同行都认为,这是自取灭亡的战略布局,舍近求远,运费将成为不可承受之重。

  “头十年,公司确实承受着远远高出行业平均水平的储运成本,但从未想过放弃。我们通过精细化和品牌化运作,降低管理成本,渐渐平衡了运费。”农夫山泉副总经理周力介绍。

  如今,农夫山泉已经布局了国内十大天然水源,形成了全中国独一无二的水源布局。当年的坚持,让如今的天然水源布局成为了农夫山泉最大的“护城河”。

  据农夫山泉招股书披露,其目前已布局了包括浙江千岛湖、吉林长白山、湖北丹江口、广东万绿湖等在内的十处优质水源。每一个水源的寻找、确立和建设工程都极为漫长。比如四川峨眉山,从寻找水源、确认开发到建厂投产,整整花费了5年的时间。又比如长白山抚松水源和工厂,从找水源到最后投产,整整7年。这在建厂投产平均周期差不多一年半的饮料行业,几乎是难以理解的。

  根据农夫山泉产品研发负责人孙丽军回忆,在多年前的一次研发会议上,钟睒睒给研发人员定了研发原则:一、是不是愿意给自己的父母子女饮用;二、是不是给消费者提供了足够的利益点;三、是当下还有没有做得更好的空间。

  农夫山泉每年在研的新品超过20个,但最终通过评审上市的寥寥无几。“这两年,市场上冒出了很多新品。经常有人会问我们,为什么农夫山泉不出同样的产品。其实技术上完全不是问题,有些甚至我们十多年前就已经研发成功了。我们会反复问自己产品是不是足够好,是不是比竞品做到了更天然或更健康?如果在天然和健康的维度上,我们没有相较于竞品的明显优势,我们会选择继续精进而不是盲目上市。天然和健康是最高追求,也是底线。为了销量而放弃标准,在农夫山泉是决不允许的。”孙丽军表示。

 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,从2012年起,农夫山泉已经连续8年占据中国瓶装饮用水市场龙头地位。2019年,在茶饮料、功能饮料和果汁饮料领域也占据前三的位次。

  “慢跑+快冲”经营模式

  在某些时段,农夫山泉也会以极快的速度占领某个高地。

  农夫山泉相关负责人表示,2011年,钟睒睒带队去日本考察生产设备,得知了百万级别(log6)无菌生产线的存在。通俗地说,是生产100万瓶,没有一瓶产品会有微生物污染。当时,国内饮料生产的最高标准是十万级。

  钟睒睒大为所动,认为农夫山泉饮料升级的机会到了。

  一条无菌生产线的成本上亿元,而且要引进人才,从头培养技术团队,对当时的农夫山泉而言,是一笔巨大的投入。可钟睒睒还是做出了一个看似鲁莽的决定——最快速度引进无菌生产线。

  “当时不少人是反对的。这条生产线非常昂贵,当时大家不知道买了它可以干什么。但公司希望用这样一种方式,倒逼产品和管理的快速升级。后来的事实证明,这极大加速了新品的诞生和老品的迭代。”73岁的农夫山泉无菌设备的引进负责人陈开利回忆道。

  农夫山泉的这次冲刺,促成了一款中国饮料行业里程碑意义的产品——无糖茶饮料东方树叶。在农夫山泉内部,一直把东方树叶称为“天花板”类的产品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市场上以“0糖、0卡、0脂”作为噱头的快消品可以说是琳琅满目,而10年前,农夫山泉就做了这件事,且东方树叶已经成长为农夫山泉旗下超过30亿元的大单品。

  在茶饮料之后,农夫山泉旗下包括维他命水、果汁、碳酸饮料等产品都全面启用了无菌生产。得益于技术革新,农夫山泉的全系列饮料已经实现了不添加山梨酸钾之类的防腐剂。此外,无菌生产技术也免去了长时间的高温加热,因此口感和营养都得到了提升。

  “像这样的生产线,我们已经装备了14条。我们的工艺迭代速度之快,放眼世界都是比较少见的。”陈开利表示。

  在此前一次公开讲话中,钟睒睒说:“我们希望生产的不仅仅是有形的产品,更希望在这里生产无形的产品——知识。知识的产生速度和人才的集聚速度一定是等比例关系。”

  在农夫山泉总部所在园区,1号楼原本是钟睒睒的办公室所在。但钟睒睒认为:“1”代表着引领,而引领公司的必须是知识、技术和人才。因此,他将全园区地理位置最好、最美的大楼让给了研究所。农夫山泉的研究团队也没有让公司失望,解决了种种难题,比如依靠自主研发解决了困扰全世界饮料行业几十年的“脐橙榨汁”难题,推出了全世界第一款脐橙NFC产品。 

  公司员工表示,在钟睒睒案桌上,有一座唐吉坷德陶瓷像:唐吉坷德似乎在椅子上打了个盹,但右手依旧紧紧握着剑,左手则按着一本摊开的书,仿佛随时准备跳起来朗诵、奔跑和战斗,这是他最喜爱的收藏品。

分享
QQ MSN Mail Kaixin Favorite Mail Kaixin
  注:本信息仅代表专家个人观点仅供参考,据此投资风险自负。

(摘自中国证券报•中证网 2020-09-09)
【关闭窗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