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可以输入30
您所在的位置:
向世界传递中国黄金的声音
 

  中国目前已是全球最大的黄金消费市场,根据中国黄金协会数据,2017年,全国黄金实际消费量为1089.07吨,与2016年同期相比增长9.41%。在这个巨大的市场中,也锻造出了世界最大的黄金交易所之一上海黄金交易所(以下简称“上金所”)。2017年,该交易所市场总成交金额达19.52万亿元,同比增长11.93%,其中,黄金成交量5.43万吨。在规模不断扩大的过程中,上金所国际化进程也在不断加快,先后推出上金所国际板、“上海金”等,逐步向世界传递中国黄金的声音,增强人民币在全球黄金定价中的话语权。

  近日,上海黄金交易所理事长焦瑾璞表示,未来上金所还将围绕“上海金”,通过争取实现国际长期黄金投资和各种黄金衍生产品,用“上海金”人民币基准价作为设计合约的基准价等方式,争取与我国作为黄金实物供需大国相匹配的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。

  国际化进一步加速

  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步伐一直在逐步加快,“十三五”规划纲要指出,开放是国家繁荣发展的必由之路,要提高国内金融市场对境外机构的开放水平。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,既是金融业自身发展的内在要求,也是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水平的客观需要。在商品期货市场,原油期货3月26日上市,铁矿石期货引入境外投资者也逐步展开,商品期货市场的国际化进程越来越快。

  在黄金市场,2014年9月,上金所设立国际板,开始了中国黄金市场的国际化探索。国际板的实质是引入国际投资者参与上金所以人民币计价的黄金、白银等贵金属产品交易。同时,充分利用自贸区相关政策优势,为黄金投资者提供便利的实物黄金转口服务。

  “长期以来,西金东移趋势日趋明显,而向国际市场发声之路却始终缺位。国际板的开立,使我国黄金市场开始得以以价格、贸易等渠道将"中国声音"传导至国际市场,清晰表达了我国黄金市场的诉求,增加了国际市场上的"中国分量"。”焦瑾璞说。

  焦瑾璞介绍,成立三年以来,国际板累计吸收国际会员69家,通过国际会员代理的国际客户71家,基本涵盖全球重要的矿山企业、投资银行、商业银行和黄金使用机构。截至2017年底,国际板自上线以来累计成交量将近2.6万吨,累计成交金额超过3.6万亿元。

  “下一步,上金所将继续秉持开放包容的原则,积极探索开展跨市场合作,为境内外投资者开辟多样化的投资渠道,不断拓展市场开放空间,稳步推进与重点交易所的合作落地。”焦瑾璞表示,未来的重点将集中在两方面发展国际板:一是在国家战略框架下,以“一带一路”为重点进行布局,推动沿线国家和地区机构参与国际板业务;二是加快产品创新,进一步完善人民币计价黄金定价机制,推动更多境外拓展“上海金”基准价应用场景,不断满足国际投资者多元化的交易需求。

  增强人民币定价话语权

  中国和印度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黄金消费主体国家,但长期以来,世界黄金的定价权一直被伦敦、纽约两大市场所主导,在中国需求日趋上升的时候,如何让世界听到中国的声音、增强人民币在全球黄金定价中的话语权就显得更加重要。

  2016年4月19日,上金所正式挂牌“上海金”集中定价合约,市场参与者在交易所平台上,按照以价询量、数量撮合的集中交易方式,在达到市场量价相对平衡后,最终形成“上海金”人民币基准价的交易。

  “"上海金"基准价为黄金市场提供了美元计价以外的另一种选择,有利于逐步改变黄金市场"消费在东方,定价在西方"的不平衡局面,争取与我国作为黄金实物供需大国相匹配的国际影响力和话语权。”焦瑾璞说,同时,“上海金”基准价在以人民币计价、中国交割和时区等方面,与现有美元基准价互补互利、相互促进,丰富了国际黄金投资者投资渠道和空间。

  焦瑾璞在3月5日的“陆家嘴资本夜话”论坛上介绍,“上海金”人民币集中定价交易2016年累计成交量就达到569.2吨;2017年成交量更是达到了1262.7吨。2017年“上海金”定价交易日均成交量5.18吨,与伦敦金定价交易日均约5.5吨左右交易量的差距正在逐步缩小。

  毫无疑问,“上海金”的推出让中国黄金在国际市场逐步发出了自己的声音,但显而易见的是,“上海金”也必然遭遇来自全球各个竞争者的强力竞争。除了伦敦、纽约市场,上金所还面临着新兴亚洲市场如新加坡、香港等交易所的激烈竞争。目前,欧美正在加大研究推动建立统一、可追溯的黄金公斤条标准,在“上海金”推出不久之后,新加坡交易所就推出了类似的产品“亚洲金”。

  “"上海金"目前取得的成就令人欣喜,但国内外影响力是一个逐渐建立的过程。未来,上金所将继续努力,以推动中国黄金市场发展,增强人民币在黄金定价中的话语权为己任。”焦瑾璞介绍,未来将从四方面着手加强“上海金”的国际影响力:一是争取推动国内外主要从事贵金属交易的银行和机构,参与“上海金”人民币集中定价交易中来;二是争取实现国内银行、机构用“上海金”人民币基准价作为签订进出口黄金、黄金原料和产品的基准价;三是争取实现国际间黄金和黄金原料及产品贸易,使用“上海金”人民币基准价作为合约的基准价;四是争取实现国际长期黄金投资和各种黄金衍生产品,用“上海金”人民币基准价及其月平均价,作为设计合约的基准价。

  注:本信息仅代表专家个人观点仅供参考,据此投资风险自负。

(摘自和讯网 2018-03-07)
【关闭窗口】